九公子奈何变态

【阴阳师同人文】长生之殇

      “迷糊的小女孩误食了人鱼肉从而长生不老,但是捕杀人鱼的村民在吃了人鱼肉后却全身溃烂而亡。看着对人鱼尸体避之不及的村民,迷糊的小女孩也渐渐想清楚了整件事情。
       多年后,村民的身上都染上了时光的痕迹,鬓发变白,眼角有了皱纹,步履也蹒跚起来,只有小女孩,仿佛被遗忘在了那年夏天。羡慕、嫉妒、恐惧、贪婪,放诸于小女孩身上的眼神如此鲜明!最后,他们给小女孩冠以怪物之名,没有人过问小女孩的意见,也没有人在意小女孩的想法,似乎小女孩就应该在他们的孤立排挤里默默承受这一切,或许这样能给他们怯懦的心里带来一些快意?
       小女孩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以求不要再看见那些异样的目光,村民也在对小女孩的冷暴力里找到了些许平衡。然而在“小女孩是因为吃了人鱼肉才能长生不老,她的肉说不定也有同样效果”的流言快速蔓延时,表面的平静最终被打破。
       当小女孩被昔日的村民以消灭怪物为名追杀时内心很平静,甚至有一种终于来了的感觉,野兽终究露出了獠牙。小女孩觉得她可能要死了,身体孱弱的她是逃不过一群村民的,就算现在没被抓住,也不过是迟早的事,至于被抓住后等待她的是什么?她不敢深想。
       长生?或许的确该长生吧。看着面前八歧大蛇的虚影,小女孩想。
       “你考虑好了吗?我教你运用体内人鱼之力的方法,你帮我寻找天丛云剑。这样,你不但能逃脱那帮村民的追捕,甚至能让他们得到教训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是我?”
       “寻找天丛云剑需要的时间会很长,人类的生命太短暂了。”
       小女孩皱了皱鼻子,她不喜欢这种说法,好像把她和人类这个概念剥离开来。
       “你要天丛云剑做什么?”
       “可恶的须佐之男,趁我醉后把我斩杀,还无耻的拿走了我尾部的天丛云剑,”八歧大蛇似乎很是愤怒,八个头扭打在一起,打了一会儿突然齐齐转头,死死盯着小女孩,“我已经死了,但天丛云剑是我的东西,我一定要拿回来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答应你。”
       拥有了力量的小女孩不再需要躲避村民的追捕,她站在山头上,看着山脚下的村庄,最终选择了转身离开。村民们没有找到小女孩,只得恨恨的宣布小女孩被赶出了村庄。
       此后,小女孩在世间流浪,她看到了许多黑暗,也见到了许多真情,但这一切都和她无关,她是被时间遗忘的人,最终在时间的冲刷下被打磨的如深渊的磐石,无爱无恨,无喜无悲!
      长生不老,真是这世上最恶毒的诅咒。
      小女孩找到了天丛云剑,在神社里,被尊为三大神器之一,现在它叫草雉剑。小女孩想把草雉剑拿给八岐大蛇,她不喜欢拖欠别人的东西。没料到中途草雉剑被黑晴明抢了去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就是这样,草雉剑现在在黑晴明手上,草雉剑的下落我已经告诉你了,当初的交易也算是完成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但是你没有把草雉剑给我。”八岐大蛇双目赤红,欲择人而噬的样子十分可怕。
       “这不是我们当初交易的内容。”
       “人类果然卑鄙无耻,”八岐大蛇不甘的晃动影子。
       “我可以让你和黑晴明联系上,黑晴明大人好像也有夙愿未成呢?也许你们可以合作。”小女孩不甚真诚的提出建议,虽然不知道八岐大蛇想要做什么,但毕竟它帮了她,把这因果完结,人世间,她好像真的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……
       凤凰林,传说中凤凰欲火重生之地。人鱼长生不老,凤凰欲火重生,两者的力量很相似,不是吗?
       “森罗驭万象,阴阳始幽冥。”小女孩看着眼前的卦辞,不同于空气的虚无,而是水的透明,带着晨曦的剔透,在阳光下隐隐反射出七彩的光芒。苦苦寻觅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,漫长虚无的旅途终于可以画上休止符,她是该激动的。可是走了那么久的路,一直在绝望中期待,她早已疲惫不堪,死水般的心如何才能再起波澜。或许凤凰火说的是对的,她的生命已经冷却,就在她吃下人鱼肉的那年夏天。
       “森罗万象啊……”八百比丘尼望着废弃的神坛,“能担的起这句话的阴阳师只有晴明大人了吧!”
       “晴明大人,可一定要杀死我哟。”

[阴阳师同人文]万事休·二

       庭院内,清竹送幽,茶香袅袅,确是闲适怡人的好去处。只是这儿所处的双方之间的氛围却有些剑拔弩张。
       “找我来做什么?告诉你们八歧大蛇的事只是因为我黑晴明可不是任人利用的人罢了,可不代表我会帮你们。”说到这,黑晴明挑眉,“阴阳逆转的咒术我是一定要完成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但你还是来了,”晴明顿了顿,“说到底,晴明都是一个人,虽然行了逆天咒术分出了你我,但信奉的依然是阴阳相合、自然之道。只是我认为天行有常,人类处于阳界、妖鬼生于阴界自有其常理,吾等阴阳师要做的就是维持人妖之间的平衡,不让人类依仗得天独厚而肆意捕杀妖怪,也不让妖怪凭着力量强大而祸乱阳界。而你认为近千年来,人类代表的阳为主导,妖怪始终生活在人类的阴影下,现在应该是到了妖怪所代表的阴为主导的时候,如此才是阴阳平衡之道,是也不是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,人类的统治终将结束,属于妖怪的时代即将来临。”黑晴明笑的很是肆意,突然捂着脸声音渐渐低沉了下去,然后抬起头,缓缓的笑着说,“如此,才是阴阳之道啊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但如果八歧大蛇复活的话,人类将无生存之地,阴阳势必失衡,这样,也有违你信念吧。我想,我们可以合作。”
      “你准备怎么做?“黑晴明对晴明的要求并不意外,八歧大蛇生性凶残,如果它复活的话,阴阳两界都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。他想要的是阴涨阳落,以替阳盛阴弱之势,来达到阴阳之间的平衡,而不是消弭与毁灭,暂时的合作未尝不可。
      一时两方都沉默下来,谁都没想到被须佐之男斩杀的八歧大蛇会谋划着复活,并且还就要成功了。
      最终晴明出言打破了沉寂:“不知道八歧大蛇已经进行到哪一步了?”
      “晴明,”博雅说道,“八歧大蛇当年被须佐之男斩杀,尘世肉身无存,妖魂逃回阴界,但是它想要复活必须有阳界与他相关的媒介才行。”
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丢失的草雉剑,传说中须佐之男斩杀八歧大蛇后在它尾部找到的神器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哦,这把剑是我拿走的。当初和八歧大蛇交易的时候,我答应给它草雉剑,它帮我破坏阴阳两界的结界。”黑晴明闲闲的说。
       “你就没想过它拿剑是要做什么?“晴明神情很严肃。
      “知道啊,但把你吞噬了八歧大蛇掀不起什么浪花。”黑晴明不以为意,同时也有些暴躁,“呵!要不是被那女人打断了,现在哪会有这么多事。“
      “黑晴明大人这是在说我吗?“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,庭院的门前出现了一个青色的身影,正是八百比丘尼。
     

[阴阳师同人文]万事休·一

(虽然终于把剧情过了心里很开心,但是作为一个强迫症看到那个不算结局的结局真的不能忍!有本事把事情全说完啊!啊!啊!啊!所以看到活动自己动手写了一个,如果写的不好的话求轻喷。)
       “晴明,你怎么了?是在想八百比丘尼的事吗?别担心,我们一定会把八百比丘尼救出来的。”神乐看着晴明劝慰道。黑夜山一役,虽然黑晴明逆转阴阳的咒术被他们阻止,但是四神的守护结界已经被破坏,阴界裂缝不断扩大,京都也陷入了恐慌中。这些天,晴明集结阴阳寮的阴阳师们一起守卫京都,防止妖怪潜入京都作乱,耗费了很大的心力,今天更是一直神思不属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“我没事,”晴明勉强笑道,“就是,又做了个梦。。。”
       “什么梦?你好像很在意它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不得不在意。神乐,把博雅叫回来吧。有件事我必须和你们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 .........
         源博雅:"究竟是什么事?“
         晴明:"神乐、博雅,你们知道”同源“吗?我和黑晴明就是“同源”,所以那次黑晴明才能够入侵我的梦境。昨天,我又在梦里看到了黑晴明。“
         ”他做了什么!“看到博雅背着弓一脸准备去找黑晴明算账的样子,神乐有些无奈,伸手拉拉了博雅的衣角,等博雅冷静下来才松开。
        晴明:“他告诉我,八百比丘尼想要复活八歧大蛇。”
        神乐:“什么?比丘尼......”
        源博雅:“哼,我看是黑晴明想要挑拨离间!”
        晴明:“我也不希望这是真的。但昨晚说是梦,倒不如说是黑晴明通过术法剪切给我的他的黑夜山之后的记忆,我能确定那记忆没有造假。我们都对对方很了解,如果不能让我相信的话,他也不会做那些无谓的事。”
       晴明:”当务之急是,为了京都的安危,我们一定不能让八歧大蛇复活。我想,我们现在应该和黑晴明谈谈。“
       源博雅:“也不知道黑晴明想做什么?为什么会告诉我们这些?”